•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19-01-29 08:22 浏览

  今年的“金头盔”之战,谢朗和李汪洋赢得并不轻松。

  戴上金头盔,两人各自在战机前摆了个自认为最帅的pose:“王靖文,给我们拍帅点!”

  五次征战金头盔,谢朗最大的感受是它越来越接近实战:“尤其是2018年实时评估系统的引入,它跟真实的作战一样,谁先把对手击落,很明确,不需要事后评估。”

  作为大队长、长机,谢朗性格内敛沉稳;副大队长、僚机,李汪洋勇猛果敢。李汪洋说,选搭档就跟做夫妻一样,需要互补。“我就比较敢往前冲,朗哥在后面,特别能把握住机会,特别稳,特别能掌控全局。”

  “金头盔”的梦

  就在11月,谢朗、李汪洋在第八届空军航空兵竞赛性考核中勇夺“金头盔”奖。该奖项代表着目前中国空军对抗空战训练的最高水平,飞行员将其视为至高荣誉。

  第一次参加“金头盔”比武就勇摘桂冠,李汪洋显得颇为兴奋:“从2015年备战到2018年参加,作为一个飞行员,我想在一个很高的平台上,去试一试自己,我想拿金头盔,我想去为了梦想努力一把。

  据不完全统计,获得 “金头盔”的黄金年龄在30岁至35岁之间,飞行小时在1000个小时至1500个小时之间。33岁谢朗和30岁的李汪洋刚好在这一黄金区间。

  旅长许利强的金头盔拿来了,谢朗和李汪洋竞相试戴起来。

  “必须的!”新闻干事王靖文举起相机慢吞吞地说。

飞行员李汪洋

  一次飞行训练,谢朗担任高位掩护,当下面两架主攻机开始缠斗时,谢朗欲加入他们。“我没想到对方主攻机能量那么大,一下就翻上来了,从我的飞机侧方直接穿过去了,离我的飞机也就100米左右。”

  “我就不信!”李汪洋把头盔的帽带往外松了一扣。

  “我俩飞机就挨着,朗哥先上的飞机, 会议上飞机前,他转身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这是谢朗第五次参加“金头盔”比武,这个坚定的眼神让第一次参加“金头盔”的李汪洋感到些许踏实。

  作为飞行一大大队长,谢朗感受到近年来大队组织训练方面更高效、更科学、更贴近实战,“强度越来越大,空中极限动作越来越多。”

  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历史大背景下,我军第8次对军事训练内容体系的整体重塑,2018年全军按新一代军事训练大纲施训。这一年透过新大纲训练,李汪洋感觉自己的近距离作战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我们接二连三领受的都是重大任务、高难科目,从飞行强度和飞行任务完成情况来看,至少比往年同期多了近一倍。”

  2011年,首届“金头盔”对抗比武引入“自由空战”,取消水平机动空战高度差;2015年,全面引入异型机对抗,破除小组赛只组织同型机对抗规则;2017年,考核全部为三代战机,增加四机近距空战考核,考核标准从积分制到击落制到任务制都是为了更贴近实战化。近些年,实战化训练在全军如火如荼地展开,什么样的训练才更接近实战?谢朗说:“会不会打仗与我们的训练模式有关。”

飞行员谢朗

  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对飞行员们而言,为赢得胜利,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训练场上,都时刻在和风险抗争,和对手抗争,更多的时候,还得和自己抗争。回首这几年备战“金头盔”、备战练兵打仗之路,谢朗、李汪洋说,作为一个飞行员,一个人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相关新闻 美智库称中国运8降落渚碧礁 猜歼11将部署南海2018-05-11 07:42 美军11分钟内起飞35架F35 美媒:歼20苏57没法比2018-11-22 09:02 上合军演多国战斗机联合投弹 中国出动飞豹歼112018-08-28 09:44 歼-15研制揭秘:沈飞技术员加班到夜里11时以后2018-07-06 14:24 空军多型军机成体系"绕岛巡航" 轰6K和歼11参训2017-12-12 14:21 责编:徐璐明 分享: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 #adP-Bot-right-float{ position: fixed; bottom: 0px; right: 0px;width: 336px; height: 280px; z-index: 2147483649; } #adP-Bot-right-float ins { z-index: 1000!important; } #adP-Bot-right-float .ad-close-btn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3px; top: 4px; z-index: 2147483649; width: 16px; height: 16px; background:#ebebeb url(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ad/close.png) center no-repeat; cursor: pointer; }

  最终,谢朗、李汪洋以31:12的比分领先,和战友一同夺得团体第一,以及个人“金头盔”奖。

  只是从2016年开始,“金头盔”比武,再没颁发过那顶曾让无数飞行员羡慕的金色头盔。所以,今天当谢朗和李汪洋一睹旅长的金头盔“真容”时,显得格外“稀罕”。

  李汪洋几个大幅度动作,下降到自己的高度层,“XXX,目视第一眼!”李汪洋一声嘶吼,报完敌机目视距离后,谢朗又成功打掉了另一架。“那一声嘶吼,下来评估的时候,裁判组说太响了!”

  淡定的谢朗提醒李汪洋赶紧回到自己的高度层,按对抗规则重新调整队形,展开第二轮攻击。

飞行员谢朗(左)和李汪洋(右)

  团体赛中,他们所在的北部战区空军某旅对阵两个单位,5场中距离格斗,一胜一负,还有一场成绩尚未公布。谢朗坦言自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最后这场我俩上,如果输了的话,团体第一是争取不了了。”

  “金头盔”比武有300米安全球体的规则,对于两架高速飞行的战机来说,100米的距离也就是用一秒钟的时间。“我当时就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谢朗说。

  谢朗、李汪洋一轮一轮快速的机动,终于在第三回合交叉缠斗后,谢朗成功打掉对方一架战机,一旁的李汪洋激动不已,“你不知道当时那个心情啊!”

  “你的头太大了戴不进去!”谢朗调侃李汪洋。

飞行员谢朗(左)和李汪洋(右)

  2016年,“金头盔”比武增加了四机近距空战考核。双机编组二对二拼刺刀,就得有血性。谢朗和李汪洋采取的战术较具风险,两架战机在同一高度层,一前一后,距离很近,同时机动,相互叠加,让对手难以锁定。但在同一高度层,两架战机疾速飞行,极易相撞。


Powered by 亚洲通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9 凯发体育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