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19-03-28 11:27 浏览

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美国经济去年以来呈现出的走弱迹象,很大程度上与美联储连续加息和渐进缩表有关。但今年以来,美联储对货币政策的态度发生了重大转变,对加息“保持耐心”并大概率会在年内停止缩表计划。这使得美债收益率保持在2.7%左右的低位,减轻了利率上行对房地产市场和企业部门的压力。美股开年以来大幅反弹,也减轻了美股骤跌对消费和投资的或有冲击。

分析师认为,美国经济进一步放缓以及美联储政策加息缩表节奏放缓,意味着中国货币政策宽松的外部约束得到明显缓解,货币政策有进一步宽松的空间。

不过,昨天的数据也不全都是坏消息。目前,美国失业率仍处于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四季度消费者支出表现强劲,实现了2.8%的年度增速。企业投资更是增长了6.2%。这两大因素为美国的整体经济增长提供了支撑。2018年,美国经济较上年增长2.9%,虽然没有达到特朗普政府设定的3%的年度目标,但仍创下2015年以来最快增速。

“2018年将成为特朗普政府期间经济增长的巅峰,”穆迪分析经济学家赞迪(Mark Zandi)预测称。他认为,2020年美国经济增速将下滑至1.1%,而且发生衰退的几率大于50%。

美国商务部下属经济分析局昨晚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2018年四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2.6%,较前值大幅回落,但高于预期。美国去年二季度和三季度的这一数据分别为3.4%和4.2%。数据发布前,接受汤森路透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测,美国四季度GDP年化季环比增速将放缓至1.4%。

美国四季度经济数据发布后,周四美元指数涨0.07%,报96.2218,2月份美元指数涨0.69%, 会议为三个月来首次月度上涨。

经济学家们担心,全球其它地区,尤其是欧洲和中国的经济放缓,将影响美国和这些地区的贸易,从而拖累美国经济增速。美国与部分贸易伙伴之间的紧张局势也对一些美国大型企业的销售造成了冲击,包括苹果公司和卡特彼勒等。

“可以说,随着美联储态度软化,美国经济的潜在风险点已有所减少。”钟正生在接受《中国外汇》副主编钟伟采访时表示。

程实指出,由“大规模减税和加速加息”构成的美国供给侧改革,有效修正了长期货币宽松导致的经济结构扭曲,得益于此,2018年美国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表现强劲,为2019年的持续增长提供了支撑。不过,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受制于前期减税红利的加速衰退和贸易摩擦成本的滞后兑现,美国经济增速将大概率渐次疲弱、逐步下滑,步入周期拐点的上半程,而2020年则将接力成为周期拐点的下半程。

中国央行数据显示,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3.23万亿元,刷新单月历史最高纪录,引起市场对货币政策转向的猜测以及对流动性泛滥的担忧。对此,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稳健货币政策取向并没有发生变化,货币政策以稳为主,既要有效实施逆周期调节,也要把握好度,谈不上“放水”。

分析师认为,美国经济放缓的原因包括贸易争端拖累全球经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等。

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表示,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央提出“强化逆周期调节”、“稳定总需求”,人民银行降准、财政部出台新的减税降费举措、地方政府专项债大规模发行等政策持续转暖。在这些政策的作用下,预计中国经济将在2019年年中触底。不过,他强调,未来宏观政策既要防止对冲不及时、力度不够,也要防止力度过大、重走老路。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喜忧参半的数据信号表明,当前美国经济正走向周期拐点的上半程,预计2019年将呈现出“减速不失速”的增长表现。

虽然美国经济放缓已是铁板钉钉的事,但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美国经济今年衰退的可能性不大,可能会呈现“减速而不失速”的特征。对中国来说,货币政策可能有了进一步宽松的空间,中国经济有望在年中企稳回升。

凯投宏观美国首席经济学家阿什沃斯(Paul Ashworth)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考虑到去年早些时候实施的财政刺激措施的规模,第四季度实现经济增长并不让人意外。

“但今年第一季度不会有这么好了,”阿什沃斯说,“我们预计,今年美国的GDP增速将放缓至2.2%,到2020年将只有1.2%。”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宋国青周五在参加一学术活动时表示,中国货币政策空间相当大,管理层可以在相当范围做到收放自如,即使财政政策力度不增大,货币政策也可以使总需求实现平稳增长,没有理由对下半年的经济过度担心。


Powered by 亚洲通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9 凯发体育 版权所有